新聞資訊
煤炭價格一路狂彪煤炭企業業績陷入虧損

來源:陜西聚力采礦設備有限公司 發布時間:2020-08-03 點擊次數:

     煤炭價格一路暴跌,煤炭企業的業績普遍陷入虧損。今年前三季度,20家大型煤炭集團的凈利潤為-105.59億元,而只有7家煤炭公司保持了少量利潤。同時,20家煤炭企業的應收賬款也超過1億元,資金鏈緊張。

     目前,50多億噸的巨大產能已使煤炭企業倒閉,產能過剩是煤炭行業瘋狂投資的背后原因。經過多年的兩輪大規模投資,到目前為止,已有超過3萬億美元進入煤炭行業,煤炭行業也從暴利到受害者。

     但煤炭公司的出路是什么這仍然是一個很難找到的問題。

     煤炭工業發展的黃金十年吸引了十幾個行業在這一領域投資。從那時起的八年里,煤炭開采和選擇行業固定資產投資達到了3.1萬億美元。

     資金流入煤礦建設的后果之一是整個行業產能嚴重過剩,包括在建產能。目前,我國煤炭生產能力已遠遠超過50億噸。同時,隨著近幾年大量煤炭生產能力的釋放,市場供過于求的壓力日益加大,煤炭企業也逐漸崩潰。

     平安銀行能源與礦業部研究中心主任周泰告訴“第一財經日報”,今年和每年兩次大規模的煤炭資源整合促進了固定資產投資的快速增長,同時由于當時對經濟改善的需求不斷上升,煤炭價格也隨之上漲。因此,大量資金涌入淘金熱,但目前煤炭企業的巨大虧損根源在于產能過剩。

     因此,煤炭行業普遍尋求突破圍困,自救。煤化工行業被普遍認為是煤炭企業改造的首選。然而,煤化工的發展一直困擾著巨大的資金投入、不確定的回報、產能過剩、環境污染等問題。伴隨著原油和天然氣等國際能源價格的下跌,新煤化工行業對煤炭的需求也令人擔憂。

     煤炭企業的出路在哪里

     這兩輪大投資突然進入煤炭市場,一度煙草、房地產、設備制造業等十幾個不匹配煤炭行業進入投資,多年來,資金的流入也令人驚嘆。

     根據中國煤炭工業協會的一份報告,過去一年,中國采煤和選煤業固定資產投資累計達到3.1萬億元。

     這一年,整個煤炭行業不景氣,國家政策限制了固定資產投資,但由于小煤礦太多,今年出現了第一個轉折點。

     周泰說,2000年,中國第一次開始資源整合,大量小煤礦被關閉,造成兩個方面的結果:一是大量煤礦開始被迫進行技術改造,投資開始增加;二是供求萎縮,供需格局由松散轉為緊張,但同時經濟好轉和需求上升,導致煤炭價格上漲,利潤增加。在此刺激下,大量資金投入煤礦建設。

     年度經濟危機后又出現了又一輪大投資,山西、貴州等省先后進行了煤炭資源二次整合,促進了投資量的再次上升。

     以全國煤炭產銷排名第三的陜西為例,省內煤炭投資也是一個時代的見證。榆林是陜西煤炭經濟的第一大貢獻者,其煤炭產量去年達到3.39億噸。甚至,玉林和內蒙古鄂爾多斯、山西朔州也稱中國的煤炭金三角。

     目前,榆林管轄的神木、阜谷、衡山、榆陽等四個地區都有煤礦。榆林雖然在上世紀90年代發現了煤田,但審批手續也很簡單,但由于煤炭市場非常低迷,煤炭不能出售,而且一直虧損到年底。今年左右,全國其他煤炭市場也開始出現逆轉。神木地方煤炭企業表示,年度煤炭市場可以充分顯現,最直觀的是,煤礦業主基本上都在開車,年復一年,這三年是榆林煤炭發展的高峰期。

     即使年度金融危機給大多數行業帶來了沉重打擊,煤炭行業還是幸運的。榆林煤炭產業處于初級階段的基礎上,到了一年到三年,當地煤炭市場正處于一個完全輝煌的時期。這一時期創造的黑色黃金財富吸引了無數的資本進入,試圖從中分得一杯羹。

     當時這一邊的資金,從這個項目中可以看出,當時幾家大銀行都派了很多人來,他們一聽說公司設立了一個項目,路線就被批準了,銀行的人來了,所有的貸款很快就可以到位了。每個人都知道煤礦在謀利。張先生是榆林一家大型國有煤炭企業的成員,他至今仍記得那一次.

     從牟利者到受害者的巨額投資所產生的煤炭容量也是驚人的。目前,全國煤炭生產能力約為40億噸,建設能力約為11億噸。然而,建設前產能問題凸顯出,根據我國煤炭消費情況,3億~4億噸煤炭產能建設提前完成。

     十幾個行業的企業在煤礦上投入巨資,建設了龐大的生產能力,使煤炭市場供過于求,導致全社會連續30多萬噸的庫存,因此在今后很長一段時間內,煤炭市場將提前消化煤礦建設能力,消化庫存,實現供需平衡將是一個艱難的過程。中國煤炭工業協會副會長路耀華說。

     事實上,近幾年來,我國煤炭行業固定資產投資保持了較高的增長速度,達到了今年的最高點。

     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全年國內煤礦洗選投資總額為一億元,比去年同期增長百分之二十五點九,同比增長八十二萬元,增長速度下降,但也比去年同期增長百分之七點七。

     與此同時,國內煤炭價格自今年第四季度開始走下坡路,并在今年5月跌落懸崖。

     雖然嚴重的產能過剩也促使國家調整煤炭投資,但實際效果并不理想。張先生說,在國家對上馬煤礦進行了最嚴格的控制和不允許的那一年,玉林批準了1億噸具有生產能力的煤礦。

     大家都在找錢,當時一噸煤有一百二十元的利潤,為什么不做呢五百萬噸煤礦是每年五百六十億美元。在那個時候,我們只是這么簡單的解釋。在這種情況下,地方政府和大型煤炭集團都愿意這樣做,整個市場都無法阻止。張先生說。

     然而,今天,煤炭公司不再是迅速擴大產能的受益者,而是受害者。據山西、陜西、內蒙古、山東、安徽、江蘇、四川、東北等省25家大型煤炭企業集團的業績統計,今年前三季度只有8家企業實現盈利,但利潤微乎其微。與去年同期相比,降幅高達92.78,其他5家煤炭企業的凈利潤也從正轉為負。

     據中國煤炭工業協會統計,今年1-8月,全國煤炭行業利潤下降46%。去年同期虧損5%,大中型煤炭企業虧損近70家。5%一些煤炭企業經營難度較大,部分企業的減薪問題依然突出。

     從今年年初開始,很難找到出路,中國煤炭投資下降,煤炭開采洗滌業固定資產投資1億元,比去年同期下降2.今年前9個月,煤炭采選行業固定資產投資總額為1億元,比去年同期下降3.8%。

     投資下降的根本原因是,在當前價格下,整個煤炭行業基本上處于虧損或小利潤狀態,短期內難以改變。所有企業都壓縮了投資計劃,大型企業也從投資煤礦轉向投資煤化工、電力等消化現有生產能力的領域。

     目前,山西在建產能3億噸,停建1億噸,剩余2億噸也低于原計劃;內蒙古目前計劃建設5億噸生產能力,但實際停產90%以上;陜西計劃2億噸,基本不建設;山東今后不打算建設新生產能力。周泰還預計,今年后煤炭行業的投資將進一步下降,今年前不會出現顯著增長。

     此外,記者還通過采訪了解到,除了內蒙古以外,沒有多少煤礦得到投資和建設,因為近年來建設的煤礦融資比例相對較高,即使沒有盈利,但也會產生現金流量。

     山西某煤礦企業的一位人士說,大型煤礦已經不能再發展了,現在沒有利潤,是負擔,但是已經投入生產的煤礦基本上是不能停產的,基本上銀行貸款,如果生產不停止,也可以繼續賣煤,也可以繼續賣煤,還可以繼續賣煤,退息走下坡路,一旦生產沒有收入,銀行馬上就來要求開戶,而那些依靠私人貸款發展的私營煤礦更是難上加難。當它停止的時候,一群債務人來到門口要求債務,所以在這樣的時候停止生產就更不可能了。

     然而,從投資的角度來看,~年仍是煤炭投資最集中、規模最大的三年。根據煤炭投資和建設周期,我國煤炭生產能力將在年內陸續釋放,甚至可能在年內達到高峰。因此,在電力、鋼鐵、建材等行業煤炭消費逐步下降的情況下,煤炭企業必須找到一條更適合自身發展的道路。

     事實上,從目前的投資方向來看,發展煤化工已成為大多數大型煤炭企業的首選。

     以兗礦集團為例,今年前三季度該集團實現營業收入859.9億元,但凈利潤僅為1.42億元。母公司股東純利5.21億元,年末債務總額1億元。然而,這并沒有阻礙其對煤化工發展的熱情。

     陜西兗礦集團陜西未來能源公司榆林煤炭間接采油示范項目從取得路軌到正式批準歷時8年。該項目是兗礦集團一期煤油生產項目的第一條生產線,總投資160億元。兗礦集團試圖通過這一煤油項目將榆林和鄂爾多斯的兗州煤礦資源連接起來,力爭上半年實現生產。

     然而,資金投入巨大、回報不確定、產能過剩、環境污染等問題一直困擾著煤化工的發展,兗礦集團的煤油項目也不例外。另一家不缺資金的神華集團,因資金不足,一再推遲陜西榆林循環經濟煤炭綜合利用項目建設,總投資1億元。甚至大唐發電(91.SH)也選擇出售所有煤化工資產,退出煤化工行業。

     香港富集團黑色產業首席分析師張志斌告訴本報,過去兩年煤炭生產能力將陸續釋放,但國家戰略性傳統能源需求比重繼續下降,加上原油、天然氣等國際能源價格下跌,新煤化工行業對煤炭的需求也令人擔憂。

     煤化工產業很難實現lsquo;突破煤價更差,也意味著煤炭下游利用道路不能擴大,因此可以確定未來煤炭需求增長有限,但產能正在釋放,這是對煤炭價格的長期壓力,煤炭企業在未來可能面臨比現在更大的壓力。張志斌說。

丝瓜视频在线观看-丝瓜视频黄-丝瓜视频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