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煤炭供給有望重新恢復煤價仍有下行空間

來源:陜西聚力采礦設備有限公司 發布時間:2020-08-01 點擊次數:

     年初以來,煤炭價格持續下跌,行業虧損嚴重。自8月以來,國務院出臺了一系列提高煤炭企業盈利能力的監管政策。為了了解生產限制、資源稅改革和恢復進口關稅對煤炭價格的影響,筆者最近走訪了山西、內蒙古等多家煤炭煉焦企業,并進行了實地調查。

     高成本的礦山已經處于半停產狀態,貿易商的業務規模普遍縮小。宏觀經濟疲軟抑制了煤炭消費需求,煤炭價格繼續走低,部分私營煤礦主要產區已基本處于半停生產狀態。為了降低勞動力成本,維持正常運行,企業一般采用分階段開工的生產方法,以保持供需之間的弱平衡。7月底,發改委頒布的限制生產政策對神華、中煤、同煤等企業的影響很大,但對中小型煤礦的影響很小。即使是大型煤炭公司也被限制在一些小型、高成本、嚴重虧損的礦區生產和關閉。

     在需求萎縮、內外部煤炭價格差異嚴重的環境下,進口煤炭商普遍出現虧損。由于一些沿海電廠和鋼鐵廠最初設計了進口煤鍋爐,進口煤炭仍占有一定的市場份額。由于考慮到資本安全和市場環境,交易者嚴格控制風險,交易量普遍開始萎縮。據山西省一家物流公司估計,全年煤炭貿易量約為400萬噸,比去年的700萬噸大幅下降。

     山西煤礦一體化后遺癥突出,蒙古煤炭運輸仍然受到鐵路運力的制約。近幾年來,山西省煤礦資源整合的市場環境引起了對整合礦山的高度評價。然而,資金主要來源于銀行信貸和部分私人貸款,融資利率普遍偏高。同時,綜合礦區的實際開采條件和儲量與整合前有很大的不同,綜合礦區的綜合成本被變相推高。資金成本高,特別是在煉焦煤的價格構成方面。迫于償還貸款的壓力,煤炭企業沒有希望減少產量,以避免破產的風險。

     在港口煤炭市場中,蒙古煤炭是煤炭的邊際供給。在港口庫存高的情況下,蒙古煤炭鐵路對外運輸受阻,煤炭企業庫存普遍保持在較高水平。依靠露天礦成本低的優勢,從澤克港和甘奇毛渡港進口蒙古煤仍占有較大的市場份額。西北地區土地成本相對較低,煤化工企業集中,可部分消化當地煤炭。但是,整個地區供過于求的情況并未得到緩解,煤炭企業庫存居高不下,貿易商利潤微薄。

     印尼煤炭仍免征關稅,恢復關稅對進口煤炭的影響有限。2000年8月,最后調整褐煤進口稅率,以恢復3%的最惠國稅率。然而,印尼仍有免收東盟煤炭的政策,即印尼煤炭進口仍為零關稅。從今年10月15日起,其他類型煤炭的關稅已經恢復到3%的≤6%,這對澳大利亞和南非的煤炭產生了更大的影響。由于進口煤炭在中國的市場份額,印尼煤炭占了很大的比重,其實際影響是有限的。一些交易商計劃通過印尼轉運澳大利亞煤炭,或將其與印尼煤炭混合,以避稅。

     資源稅改革政策落到實處,煤炭成本下降已成為必然。財政部和國家稅務總局日前發布了“關于實施煤炭資源稅改革的通知”,明確指出,從今年12月1日起,我們將在全國實行煤炭資源稅改革,同時清理有關收費資金。通過實地調查得知,山西省煤炭可持續發展基金被取消后,每噸煤炭稅費成本降低了20元左右。從價格稅征收資源稅后,2%以下10%的稅率與目前征收的稅費相差不大,煤炭成本的下降已成為必然。

     綜上所述,進口煤炭關稅稅率的恢復,實際影響是有限的。貿易商可以通過印度尼西亞過境以達到避稅的目的。煤炭行業實行資源稅改革后,煤炭企業的稅收負擔將得到有效的減輕,成本支持將被削弱。在早期階段,受生產限制政策影響較小、處于虧損邊緣的煤礦有望實現較小的利潤,并有望恢復供應。目前供需之間短暫的疲弱平衡可能會被打破,煤炭價格仍有下行空間。

丝瓜视频在线观看-丝瓜视频黄-丝瓜视频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