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發改委推出“穩煤市”五制度

來源:陜西聚力采礦設備有限公司 發布時間:2020-05-28 點擊次數:

     2017年全國煤炭交易會于12月1日至3日在秦皇島市舉行,整個會議期間,取消產能已成為一個高頻詞匯。國家發改委副主任連偉良在會上表示,近期煤炭價格的快速上漲超出了市場預期,但企業對煤炭市場要有理性的判斷,煤炭需求沒有增加,煤炭供應有絕對保障,要繼續消除產能,就要堅定不移地下決心。政府也將在適當時候采取必要的控制措施,科學地掌握運力去除的節奏、布局和強度,使煤炭價格穩定在合理的范圍內。

     同時,發改委出臺了五項制度安排,為煤炭市場在低生產能力時期的健康發展提供制度保障,即276個工作日容量儲備制度、減量化和指數交易制度、中長期合同制度、最低庫存和最大庫存制度以及遏制異常價格波動的長期機制。

     276個工作日容量儲備制度

     2016年年初,全國煤礦開始在276個工作日的基礎上重新確定產能。原則上,生產不安排在法定假日和星期日。在市場出現階段性供應短缺的情況下,發改委可以允許合格煤礦在276至330個工作日內釋放產能,從而保證供應。

     煤炭作為基礎產業,投資大,周期長,生產能力必須保持一定的靈活性,否則需求來了,暫時增加投資建設煤礦,當然沒有時間來滿足需求。連衛良表示,在276至330個工作日內,約有6億噸生產能力,相當于產能儲備,使煤炭生產能力保持一定程度的靈活性,可以根據市場供求變化及時調整。

     近年來,在用戶補充庫存、冬季采暖需求、市場投機等多種因素的疊加影響下,煤炭價格分階段上漲過快。發改委允許合格煤礦在9月底發放276至330個工作日的產能,并在11月份宣布,將把發放先進產能的期限延長至采暖季節結束。

     減少和交易指標的交換制度

     根據國家關于能力排除的有關規定,原則上從2016年起,新煤礦項目、新生產能力技術改造項目和擴能項目的審批工作,應當在三年內停止;確有必要新建煤礦的,由減員取代。

     連衛良說,嚴格控制煤炭總生產能力并不意味著沒有必要調整結構,沒有必要進行產業升級。減量化替代指數交易制度是保證總量不增加的條件下,促進結構優化和產業升級的重要措施,是以先進生產能力替代落后生產能力的可行途徑。

     通過這一方法,一方面要為先進生產能力的發展留出空間,同時為落后生產能力的退出提供適當的補償,真正讓先進生產能力以市場化的方式取代落后的生產能力。連衛良說。

     中長期合同制度

     大宗材料交易采用中長期合同是一種國際慣例.過去,我國煤炭企業和需求方也簽訂了中長期合同,但由于定量不定價和缺乏相應的約束機制,在市場價格波動時難以嚴格執行合同。

     今年的中長期合同;定量和定價,不僅鎖定了資源的數量,而且采用了靈活定價的基準價格加浮動機制。其中,煤炭供需企業通過談判確定基準價格和浮動幅度,充分體現了市場經濟規律,尊重了企業的市場主體地位。

     為了提高中長期合同的執行率,有關部門也作出了相應的制度安排。11月30日,國家發改委和國資委聯合發布了“關于加強市場監督和公共服務保障煤炭中長期合同履約的意見”,提出簽訂中長期合同、誠信經營的企業應優先保障資源和運輸能力,優先釋放先進生產能力,在同等條件下優先參與市場交易,加強主體信用建設。對信守承諾實行共同激勵,對失信行為實行共同處罰。

     全國煤炭交易會期間,兗州煤礦、陜西煤礦、龍煤、宜泰、開路、冀中能源、淮南礦業、平山煤、陽泉、榆林能源、金能、六安等12家煤炭企業與電力、鋼鐵等主要用戶企業簽訂了中長期合同。在此之前,山西焦煤集團和六大鋼鐵集團簽訂了煉焦煤中長期合同;神華和中煤能源與五大動力集團簽訂了中長期合同。

     最小庫存和最大庫存系統

     連偉良說,在供方體制改革中,發改委正在建立重要商品供應的基本制度,即以最低庫存和最高庫存為內容的企業社會責任儲備制度。

     連衛良表示,最低庫存是為了防止煤炭用戶在煤炭供大于求、價格下跌時降低超低庫存成本,從而扭曲需求,增加波動風險;最高庫存旨在防止所有生產和供應方,特別是中間環節,在煤炭供過于求和價格上漲時囤積和增加供應,從而加劇供應緊張。

     例如,如果發電廠儲存煤炭,它必須達到一個合理的水平,超過15天,而15天是最低的庫存。但也不超過30天的水平,30天是最高的庫存。連衛良表示,下一步是加強系統的清晰化和規范化實施。

     平息價格異常波動的長期機制

     連衛良說,聯合應對煤炭價格異常波動,是政府、社會和企業共同促進煤炭行業健康發展,更加市場化、法制化的創新探索。促進煤炭價格在合理范圍內運行,避免出現異常波動,符合煤炭及下游相關產業的共同和長遠利益,也是經濟平穩運行的必然要求。

     連偉良透露,國家發改委根據近期的工作實踐,積極倡導和推動中國煤炭工業協會、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和一些重點煤炭供應企業和煤炭使用企業,探索建立長期機制,抑制煤炭市場價格異常波動。下一步將指導重點煤炭生產企業和用戶企業,通過簽署諒解備忘錄,確定承諾和措施,共同落實。連衛良說。

     連衛良說,上述五種制度安排是一個相互補充、有機聯系的統一整體。如果我們在這五個體系中建設、利用好、發揮好作用,煤炭及相關產業將逐步步入長期健康發展的軌道。

     (完)

丝瓜视频在线观看-丝瓜视频黄-丝瓜视频ios